北京PK10计划

  • 当前位置: 首页 >> 新闻 >> 资深赌狗自述:为赴柬卖烧烤翻身,先套路了菠
  • 资深赌狗自述:为赴柬卖烧烤翻身,先套路了菠

    来源:互联网 2020-09-07

    老肥是个资深赌狗,从2014年偶然接触北京赛车开始,直到现在都没戒赌。

    他无数次想过上岸,却始终管不住自己的手,看着自己身后的妻儿,尽管他知道再往前一步是深渊,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手。

    套路网投公司机票钱

    天真到想去柬埔寨摆烧烤摊

    像老肥这样的赌狗,往往都会加一些群,群里各种资深赌狗会讨论上岸的方法,也有时候会分享躲债心得。

    久而久之,老肥就在群里混了个脸熟,还交了个知心网友方格。

    方格很健谈,有时候会在群里聊一些去柬埔寨工作的经历,什么各国辣妹、会所修车,说得一群老赌狗眼放绿光。

    但是赌狗们都是一群人精,他们都清楚方格说的工作不过是拉人赌博,因此即使眼馋会所辣妹,但是他们谁都没想过来柬埔寨工作。

    有一次方格跟老肥私下吐槽柬埔寨的物价,说是一个烤韭菜串都要一美金,简直坑爹。

    那一晚,老肥的梦里全是一美金的烤韭菜串。

    醒来后,老肥便跟方格商量去柬埔寨工作的事情。

    方格这个人,做朋友没得说,当老肥表示要过去柬埔寨的时候,他二话不说就收拾行李,准备跟老肥一起去,免得老肥人生地不熟挨骗。

    老肥跟方格说了去柬埔寨开烧烤摊的计划,毕竟自己之前学过也有经验,但是直接被方格否决了,方格的原话是:“别想了,没有几十万人民币你盘不下一个店。”

    后面两人聊了很久,一合计,干脆先去网投公司混两个月看看情况。

    为了减少赔付,方格给老肥支了个招,直接面试两家网投公司,跟第一家公司商量好并让他们买机票,然后再找第二家公司,说自己自费过去,这样离职的时候就不用赔付机票钱。

    两人一合计,立马就实施了。

    到了柬埔寨之后,老肥和方格坐上了第二家公司安排的车,晃晃悠悠的朝西港奔过去。

    还别说,住宿条件真不错,直接住的别墅,但是实际上,别墅里房间很多,每间房里摆了六七张上下床。

    方格跟老肥作为资深赌狗,什么样的套路都见过,因此对于菜农这份工作并没什么兴趣。

    去到西港的前几天,老肥上班几乎全在摸鱼,脑子里全在盘算开烧烤店的事情,闲暇时出去别墅区里闲逛,他发现这里几乎全都是中国人,着看附近小卖部的物价,老肥两眼发光。

    去到网投公司的第7天,老肥决定辞职,和主管沟通了很久,最后赔了车费伙食费一共500美元。

    拉着行李站在西港街头,老肥心里的唯一想法就是:我要发财了!

    2018年的西港,遍地是黄金没错,之后他的确试过摆地摊卖烧烤,但是被本地人、中国人甚至是一些大哥来回收拾过后,他终于看清楚了一点,在外摆摊是天方夜谭,还是要有自己的店铺。

    但对于身上背了近60多万元债务的老肥来说,他根本没有这个财力去分一杯羹,所以最后钱没赚到反而往里搭了一笔。

    想想在国内的老婆孩子,老肥终于死心买了机票回国,但是回国后,老肥还是管不住自己的手,在赌狗这条路上越走越远。

    每一个失眠的夜晚,老肥都会回顾自己这6年赌博路,唯一庆幸的就是自己还没到妻离子散的地步。

    说起妻子,老肥心里不是滋味,他是真对不起这个女人。

    从北京赛车到六合彩

    还不起赌债竟拿结婚份子钱抵债

    老肥记得很清楚,自己开始赌博是在2014年。

    那个夏天,他刚从校园踏入社会,正是找工作找到绝望的时候,却在偶然的情况下接触到了北京赛车。

    当时他在朋友家看着朋友拿着一本笔记本,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数据。

    朋友则神叨叨的边写边跟他讲,只要有3000元本金,按照这个公式下注,每天至少能进账一两千块钱。

    听到这老肥心动了,软磨硬泡的磨了这个朋友几天,他终于将这个法子交给了老肥。

    就这样,老肥开始了他的赌博之路,有钱就赌,没钱就放着。

    等到后来谈了女朋友,就更收不住手了,毕竟谈恋爱需要花钱的地方多了去。

    工资不高也不好意思和家里要钱,像老肥这样的赌狗,自然只能继续赌。

    后来发现北京赛车赚不到什么钱,老肥就将目光转移到六合彩上,因为六合彩可以赊账。

    这些地下赌博场所,对于新人向来优待,因此老肥刚开始玩的时候,还真赢了钱,但是好景不长,老肥很快就背上了一笔债务,不多,也就两万不到。

    但此时的老肥,已经准备结婚了,庄家又催得紧,老肥只能挪用了结婚时的份子钱还债。

    而这一切,仅仅只是开始。

    越赌越凶,挪用公款20万

    结婚后,老肥偶尔赌一两把,有赢有输,但是总的来说没负债。

    老肥负债,是从妻女离开老家和他一起生活的时候开始的。

    一个月工资就五六千,三个人紧巴巴的靠着这点工资过活,再加上媳妇一直在他耳边念叨,说别人都有车有房,就她眼瞎,跟了他什么都没有。

    听多了,老肥自己心里也不是个味。

    看着自己手头的几万块公司备用金,作为出纳的老肥,心里有了个大胆的想法。

    他将这些钱分几次投到赌博网站里,有赢有输,煎熬了一段时间,老肥发现公司并没发现这事,于是就这样开始了循环往复挪用公司备用金的日子。

    一眨眼就到了2017年下半年,被老肥挪用的公款加起来竟然有20万,而这期间老肥还用信用卡、网贷、信贷借了40多万,粗粗一算,老肥竟背了近60万的债务。

    老肥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人,甚至因为妻女的关系,他做人向来都是小心翼翼,唯独赌这一点,他收不住手。

    眼瞅着窟窿越来越大,老肥一个人扛不住了。

    跟家里坦白了挪用公款的事情,尽管家人一个劲地埋怨他,但是好歹东拼西凑让老肥把挪用的公款还上。

    至于另外的那40多万,老肥提起来都手抖,更是不敢跟家里人说这事,他找借口将妻女送回了老家,琢磨起辞职跑路的事情。

    眼瞅着下个月追债的人肯定会追上门,老肥咬咬牙提了离职,在月底领了工资就这么连夜离开了这座城市。

    再后来,老肥就如开头所提,跟着方格去了柬埔寨。

    现在的老肥,安静地窝在老家跟朋友做工程,从头干起也不怕吃苦,一年也能赚个十来万,但是赚的这些钱,大部分都被他拿来还债,只有一两万留下来做家庭开支。

    2020年,老肥的妻子生了二胎,她生完孩子后想去月子中心坐月子,不过万把块钱,但老肥还真掏不出来。

    看着自己手里的工人工资,老肥又开始走老路,赌到最后,5万块钱输了个干干净净。

    两手空空的老肥,一边是自己的家庭,一边是农民工的工资,他无奈地抱住头。

    Copyright © 2018-2021 FFFID.COM 全天高准确率的PK10计划网站,All rights reserved. 彩票有风险,购买要适度。禁止18周岁以下未成年人购买彩票。